代大权:从汽车修理工到清华大学教授

2018-07-18 19:23 未知

  代大权,1954年生于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绘画系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创作美术工程指导委员会专家评委,国家重大美术工程指导委员会专家评委,国家艺术基金评审、立项、巡检和结项专家。中国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等专家委员会专家。

  曾经,代大权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一建筑公司的一名汽车修理工,在西北荒滩的八年工人生涯让他明白了什么是认真,让他在进入社会后得到了意志的锤炼和品格的塑造,帮助他克服了一路的困难和困惑,也形成了他率真坦荡的品性气度,在以后他的许多作品中不时坦露出耒。 1977年恢复高考后,代大权考入了西安美术学院,“这大概是在那个大乱甫定的年代里所经历的唯一幸运吧。”他说,由于毕业创作成绩突出,毕业后他被时任美院院长刘梦天留在西安美术学院任教。 一年后,代大权得到了前往中央美院进修的机会。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被正式录取,但是,代大权硬是坚持在中央美院丝网工作室上了两个星期的课。

  这期间,丝网版画独特的绘画语言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吸引。回西安后,代大权在西安美院建立了当时西北最早的丝网版画工作室,引进了版画专业中最新的表现语言,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丝网版画语言的表现形式,并在材料和技法上进行了大胆探索。经过不断的实操积累,学院将他丝网版画正式列入教学序列,创造了青年教师独立开设专业课程的范例,同时他的丝网版画作品也在全国版画展上获奖。 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代大权考取了本校在职研究生,继续为学生上课的同时,他开始深入研究版画专业不同的表现手段,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艺术修养和造诣,他的一些作品也迅速在美术界引起关注。

  就在代大权的正沿着充满阳光的艺术道路前进时,上世纪90年代汹涌而起的经济浪潮让他有可能在更多领域寻找梦想。 曾经,代大权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一建筑公司的一个汽车修理工,八年的工人生涯让他明白了什么是认真,也让他在进入社会后得到了意志的锤炼和品格的塑造,帮助他克服了一路的困难和困惑。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合并到清华大学之后,成立了全新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为充实师资力量,从全国遴选了一些优秀的中青年美术人才,代大权以在中国当代版画中的影响和成绩调入清华大学美术院任教。“进入清华后,立场与方向都与以往不同了,使得我对许多问题有了更新的认识,甚至于‘艺术的目的、使命是什么’这类因争辩太多而无法澄清的命题,渐渐也在我心中豁然变得清晰了。” 从一名汽车修理工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关键在于他对自己始终有着客观的评价和清醒的认识。在代大权担任绘画系副主任的期间,绘画系人才济济,既有吴冠中、张丁、袁运甫等资深教授,也有一批同时引进的中青年艺术人才,代大权确实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只有不断地拿出好的作品才能不辜负清华教师的称号,才无愧于这个充满变化和机遇的历史阶段。”代大权说。 在调入清华第二年,代大权荣获了“中国美术金彩奖金奖”,这既是全国现代美术的最高学术奖,也是中国版画在金彩奖中唯一的金奖。此外,他还主编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创作素描和色彩的丛书画册,使清华大学美术群体面对社会有了一个完整的学术形象。

  在理论研究方面,针对版画与印刷之间的关系,代大权首次提出“版画从印刷中来,终将反印刷而去”的理念判断。他认为从技术到艺术,从客观到主观,版画如果不与印刷做出离经叛道的切割式的新发展,终将会以印刷技术之实遮掩了艺术创造之虚;他提出版画的以实求虚恰恰与其他绘画的以虚求实不同,这既是“版”字的历史追问,也是版画家对未知的结果兴趣无穷的根源,继中国版画新兴木刻运动以来,新兴的版画一定要从复制的结果走向创造的目的,印刷所有实用的表现手段必服务于创造的终极价值,版画之“版”在艺术创作的追求中才是“活”版而不是“死版”。 在学术领域做出巨大成就的代大权同时也在本科和研究生的教学中倾注了大量心力,对学生的悉心教导和帮助让他被评为美术学院优秀教学教师。他指导的毕业生创作获得了广泛好评,并在日本获得泷富士国际美术领域教学奖。 虽然肩负行政与教学的繁重工作,代大权也从未放松自己的艺术创作和版画语言的研究,许多作品揽获全国版画展金奖、全国艺术大展银奖、纪念建军80周年全军美展的一等奖等多个奖项。同时,代大权还担任了全国美展、全国版画展、全国青年美展、全国大学生美展和全国体育展等国家一级展览的评委,在展业领域奠定了自己在专业领域的坚实影响。 多年来,代大权始终以自己的努力,践行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校训,以全身心的投入迎来桃李的芬芳,以一刻不停的步履追赶着时代的大潮。从一个汽车修理工,到大学教授的转变,在他身上体现了时代的巨变,更是验证着清华大学在伟大新时代的担当精神和使命追求。友合办起了文化公司,同时担任陕西电视台当时《陕西人》节目的主持人,并开始在许多出版物中发表插图、漫画和卡通画。这些新领域的尝试为他未来的艺术创作开拓了广泛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