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疫苗这些年我们往血管里还注射了各种奇葩

2018-07-22 20:33 未知

  一个多月前,有这么一个消息:完全不必迷信进口疫苗!然而一个多月后,打脸啊!

  根据报道,被召回的是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旗下子公司的某一批次的狂犬疫苗,涉嫌记录造假。

  2017年6月20日,西安龙女士被犬咬伤了左腿,一小时里就去西安中心医院犬伤处置门诊就医。并且立即清创并接种了狂犬病疫苗。

  从新闻照片上看,伤口并不严重,只是微微破溃了一点点表皮,渗血的部位加起来没有半个指甲那么大,一小时里就由医护人员做了清创,但这一切没有逃脱恶魔之爪。不到一个月,龙女士发病。随后,在7月13日被确诊狂犬病,随即去世。

  西安市卫计委后来做出了裁决,认为疫苗运输及使用都合格,医生治疗亦无不当。疫苗是中科生物制药的产品,也是合格证齐全的产品。

  而且,没人能保证注射了疫苗,狂犬病就百分百不发作。它有可能是抗体还没来得及产生,病毒已经侵入大脑。它也可能是病人的免疫力比较弱,病毒很快就占领了身体,疫苗来不及起作用。

  想来也是,争议遂平复。然而一言成谶。还没过完一年,我们最担心的噩梦降临。真的,有人,在狂犬病疫苗上造假。一位医学同仁愤怒地吼叫:“这就是杀人!”这还不是最终,涉案的长生生物制药再被踢爆,百白破疫苗也涉嫌造假。

  “百白破疫苗劣药案”再回大家视线万支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被吉林省食药监局立案调查。

  在不远的过去,儿童死亡率极高,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死亡率,就是拜百日咳、白喉、 破伤风这三种病所赐。因为这个三种病现在已经比较少见,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它们曾经多么凶恶,我就简单地写几句。

  百日咳是一种由百日咳杆菌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可能并发肺炎、脑病。经过呼吸道和飞沫传染。

  白喉则是一种由白喉杆菌所引起的畸形呼吸道传染病。咽喉扁桃体周围会出现白色的伪膜,严重时会堵住呼吸道,患儿窒息死亡,也会引起全身中毒症状、心肌炎、神经麻痹。

  破伤风,是由破伤风梭菌由皮肤或粘膜的伤口侵入人体,在缺氧的环境下生长繁殖,产生的毒素引起肌肉痉挛,影响运动神经元。

  ——总之,在过去,这三种病的死亡率都很高。直到人类医学进步。最大的进步在于疫苗的产生。

  全世界——至少大多数国家的儿童,在学龄前,都要注射各种各样的疫苗,其中就有百白破。而如果这样的疫苗造假,后果是什么?

  说到疫苗,必须得提到一个伟人——巴斯德。没有他,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可能都不会存活于世。

  巴斯德可能很多已经不记得。但你每天喝的牛奶盒子上常常有标注:巴氏消毒法。哦,对,那是巴斯德创造的消毒法——又称“低温灭菌法”。

  巴斯德于1849年结婚,他有五个孩子,只活下来两个,这在当时很常见,那三个孩子都死于伤寒。后来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可能是他从一个研究结晶的化学家转向一位治病救人的微生物学家/医生的重大原因。

  那时候人们不知道让伤口腐败的原因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让酒变酸,让乳酪发酵。达尔文那时候写了《物种起源》,巴斯德从这个巨人的思想里碰撞出了火花,他觉得,是不是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古老生物存在于酒、肉汤或伤口里。

  他把两瓶(曲颈瓶和直颈瓶)装的肉汁放在火上加热。曲颈的那瓶,过了4年都没腐败,直颈的很快就变坏了。他以此证明,是空气里的细菌,导致了肉汤腐败。

  在巴斯德那个时候,狂犬病很流行——很多吸血鬼传说据说就是从狂犬病演化而来的。那时候人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对付狂犬病,一旦被动物咬伤,伤员常常被强压到村子里的铁匠铺里,用烧红的铁棍烧灼伤口。

  他和助手从发病的病犬身上,采集唾液。——没被咬死简直就是奇迹。再把狂犬的唾液注射到健康犬的脑中——果然,健康犬立即发病了。巴斯德简直是个天才,他由此断定,狂犬病毒应该是作用于神经系统,导致的疾病。

  他从病死的犬身上抽取脊髓,在无菌烧瓶里“干燥”(现代疫苗制作的雏形),再将脊髓磨碎了和蒸馏水混合后注射到健康犬身体里。——“干燥”就是现代疫苗的“灭活”雏形。

  没有经过干燥的脊髓,新鲜的脊髓尤其致命。但经过了“干燥”后的脊髓粉末。注射多次,犬儿都没发病。之后,再注射新鲜的狂犬脊髓,犬儿也都没有发病!!!人类历史上第一支狂犬疫苗就这样诞生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他研发了狂犬病疫苗,更重要的是,根据他的指引,后世人们研发了无数种疫苗,这些疫苗一直在庇护着全人类。

  巴斯德没从他的疫苗里领取任何专利费用。他肯定也不会想到,在他死后的200年,有许多生物科技公司,利用他的发明创造,一年可以赚取几个亿、几十个亿——而他们,还会造假。

  疫苗造假的事,有待有关部门给出最终解释。在股市里,涉事的长生生物,已经连续5个跌停。但这不是最后的坏消息。

  早在2013年12月17日10时31日,深圳龙岗区南湾人民医院。一名新生婴儿呱呱诞生。他降临人间,健壮可喜,一切正常,却在68分钟后死亡。期间,医生给他注射了乙肝疫苗。

  “办公室主任杨锦民介绍,新生儿出生时外观未见明显异常,出生时情况好。10时35分、10时37分,医生按诊疗常规分别给新生儿肌肉注射维生素K15、乙肝疫苗(深圳康泰公司生产的重组乙型肝炎疫苗)10ug。”

  注射完乙肝疫苗,仅仅两分钟后,10时39分,新生儿突发面色紫绀,呼吸不规则,哭声小,该院立即实施抢救。在接种疫苗2至3分钟后,患儿突然出现缺氧,是有问题的迹象。杨锦民说,患儿不见好转,情况持续恶化,当日11时45分,抢救无效,患儿临床死亡。

  12月18日上午,该新生儿家属对新生儿死因提出疑问,并于次日上午书面向医院提出索赔要求,怀疑死因与接种的疫苗有关。“医生说孩子哭了5到10分钟,在那之间,就是打疫苗的时间,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了,法医说孩子的发育都很好,都很正常。”这已是近一个月来全国发生的第四起疑似“疫苗致死”案,涉案疫苗全都由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公司)生产。

  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已于当年的12月20日下发通知,要求暂停使用深圳康泰公司的全部批次重组乙肝疫苗,前两批次疫苗流向也已公布。

  “这已不是康泰公司疫苗第一次涉及死亡事故。早在11月25日,湖南就出现了一名婴儿注射乙肝疫苗后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的病例,所幸患儿经过抢救转危为安;随后,湖南有两名婴儿注射乙肝疫苗后死亡,死亡时间分别是12月6日和12月9日。这三名婴儿注射的乙肝疫苗均由康泰公司生产,涉及批号分别为C201207088、C201207090。”

  据悉,疫苗注射意外死亡的解释里,会有一个专用名词,叫“偶合死亡”。就是孩子正好有其他致命疾病或其他致死原因,正好又和注射疫苗的时间前后吻合,就让疫苗背了锅,其实真正的死亡原因不是疫苗。

  ——但是,康泰公司的乙肝疫苗相关的几起死亡案,实在很难用“偶合死亡”来解释。

  但最终,这起问题乙肝疫苗事件里,疫苗虽然被停用,后来据说康泰公司也不再生产乙肝疫苗,但并没有一个涉事人员因此承担法律责任。那些逝去的小生命,就这样静悄悄地离开了。

  所以,我一直非常悲观。今天我翻了一下微博,我在2015年谈到我的育儿观念时,特别强调了一句:打进口疫苗。

  我也没有多辩论,这些想法本就是只限于我个人,我自己的家庭,再说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打得起进口疫苗,何况还有老少边穷地区的孩子,可能疫苗都打不到呢是不是?

  然而,造假疫苗并不是我们面临的最坏的事。这些年,我们那纤细的血管,曾经面临过的危险,列出来给您看看。

  柴胡在美国已经被禁用,因为它被证实其中的柴胡皂苷DHj及某些生物碱可能导致药物性肝损伤,严重时,甚至导致肝衰竭。

  根据我们检索到的文摘,广东省某医院进行的30例患者实验中,柴胡让其中33%的患者,产生了明显的药物副作用。

  而那么长的时间里,柴胡注射液,不做任何过敏测试,不做任何个体差异的研究,大摇大摆地,在朝我们孩子的血管里注射……

  2017年9月23日,食药监局发布通告,山东振东安特生物制药生产的红花注射液和江西青峰药业生产的喜炎平注射液,共4个批次发生几十例的寒战、发热等不良反应。这四个批次的产品销往了20多个省市,责令立即召回。

  因为临床特别容易出现输液反应,过敏、胸闷、心急、呼吸困难甚至休克。与鱼腥草注射液同时叫停的还有:复方蒲公英注射液、鱼金注射液、炎毒清注射液等七种含有鱼腥草的复方注射液……

  而中药注射液一直在西医来看,匪夷所思,因为提纯工艺明显有问题。在中医来看也很懵圈,老祖宗给的中药,是煎服或外敷的,这针管注射器这新发明,不在老祖宗的知识结构里啊?!

  医生朋友讽刺地说:“那么大颗粒的悬浮物,你们就敢往血管里注射?不过敏不死人才怪啊!”

  顺带一笔的是,在药店并不需要处方的一个中成药——龙胆泻肝丸,多次曾被医疗界诟病。

  根据国际著名学术刊物《PLoSOne》上刊登了解放军302医院肝衰竭诊疗与研究中心赵攀等人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我国急性肝衰竭最主要的病因不是急性病毒性肝炎,而是中草药。

  数据里,177例急性肝衰竭患者中,竟然有16.95%的患者病因是中草药。而急性病毒性肝炎才占11.3%。

  《中华肝脏病杂志》2007年第三期表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论文显示,158例肝损伤中,药物性肝损伤,中草药原因占了50%。有关学术交流会上提到的引起药物性肝损伤的中草药我列在这里,您爱听不听,爱信不信:

  已知临床上可能引起药物性肝脏损伤的中药复方汤剂有:壮骨关节丸、小柴胡汤、大柴胡汤、消银片、白癜风胶囊、六神丸(没错,就是小时候总让我们吃的那个苦苦的小丸子,一小袋一小袋的)、牛黄解毒片等。

  你肉眼也许看不见的玻璃碎屑,随着药液直接进入你的血管,可以导致毛细血管堵塞,肉芽肿,严重的,嵌入脑部血管危及生命……

  当时我有一个朋友,拼命地在论坛里和大家普及知识,苦苦哀求大家不要用玻璃瓶静脉输液。他还给我们讲了一个老外在中国治疗的例子,说老外朋友在急诊室看到护士麻溜地用磨石划开了细颈的玻璃药液瓶,用针管抽取药液时,就惊吓得跳了起来,严肃地说他不打针,而且拒绝就医,忍着病痛,逃回了澳洲。

  理由就是:磨石划开玻璃瓶的时候,大量的肉眼不可见的碎屑已经进入了药液,在被注射到体内,就是灾难!

  谁没在诊所和医院里体验过那刺啦刺啦开药瓶的声音,和药液吸完,谁没听过,空瓶子丢进堆积如山的空玻璃瓶子中的清脆一声?

  但是对不起,随着时间推移,事实证明,这样的给药方式,可能真的是有危险的…….

  所以,此刻在我的血管里狂奔的,不仅仅是啥重金属颗粒、超标的汞、农药化肥的残留,大概还有很多晶莹而肉眼不可见的玻璃颗粒吧……希望我余生的若干年里,它们能和我的血管、心脏以及大脑,好好相处……

  以下,是来自微博上医疗大咖Dr.任发布的忠告,那些曾经在我们的血液里狂奔,如今儿童被禁止的药物。

  “丹参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艾畅和吗丁啉,柴胡注射液,匹多莫德制剂,注射用赖氨匹林、生脉注射液、含可待因药品、感冒清制剂”

  这些善意的提醒,以及本文所有的数据、新闻事实都来自正规新闻媒体,及有医师执照的自媒体。如有谬误,欢迎指正。如有更多资讯,欢迎补充,为更多家庭提供信息,预防不幸。

  而更多的疫苗阴云,和那些奇奇怪怪的注射到我们血管里的药物,和没有标明毒副作用的却到处非处方使用的药品……什么时候才能从这个市场里完全被清除?

  人命关天,一只问号疫苗。那一个刚刚出生68分钟的男婴,生命静止了。他的家人想来至今仍然黯然神伤。

  他们死去的儿子,最后到底有没有一个说法?愿不要再有婴儿重蹈他的命运。但愿,不会再有各种莫名的药剂,流进我们孩子的血管。